• 罗会继:守诺为友代管老宅30年
    2018-01-07 13:46:42   来源:中国公益网   

    本文地址://www.dpnxj.com.cn/2018/axxw_0107/1401.html
    文章摘要:罗会继:守诺为友代管老宅30年 ,岗位责任主炮钟情,播弄一号通际遇风云。

    罗会继:守诺为友代管老宅30年

    男,1937年11月出生,南丰县工商银行退休干部

    荣获诚实守信类中国好人

      南丰县城,一间十余平方米、30多年无人居住的破烂老宅遇到改造拆迁,令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因找不到房东而苦恼;这阵子还有个为此事急得吃不香睡不着的就是罗会继老人。他急的是房产证在自己手上,万一这10多万元补偿款下来,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让房主后代拿到这笔钱。

      房主名叫刘甦生,其实他30年前就60多岁,并躺在南昌医院里病床上。一次罗会继专程从南丰去探望他时,万万没想到这刘甦生突然当着妻子的面递给他一本房产证,并说:我留着没用啦,旧房子拿去出租或卖掉,你留住这个证。罗会继虽感突然,面对推脱无果便当面答应说“我会帮你保管好”。就这句话,罗会继守了30年烂屋,租也租不出,卖也卖不掉,这下拆迁来了,老罗才急了。

      刘甦生夫妇都不在人世,可他记得当初好友曾有个七八岁的女儿叫刘欢,眼看自己又80多岁,找不到好友女儿罗会继于心不忍,良心过不去呀。便开始四处打听,跑抚州去南昌,寻求有关单位帮忙,最后得知刘欢现居加拿大。听说当年的罗叔叔还健在并到处找她去拿钱的刘欢非常感动,更为祖国,为家乡南丰的好人感慨万千。

      知情人透露,只要证件持有人开具出主人死亡证明,强调房产已经赠与给他,相关部门不会深究,罗会继可以获得补偿款,老实人罗会继没有这么做……

      替好友代管老宅30年,房东不在人世,十万拆迁费不据为己有还千方百计寻找好友后人。罗会继对承诺的坚守,其诚信举动在南丰县城广传佳话,名列“中国好人”榜。

      点赞:诚信是金,一诺千钧,你焦急的心情,是你基本的品性,在诚信普遍缺失的当今,你告诉这个社会,什么是诚信,什么是良心,怎样做才是人。

    详细事迹:

      为了南丰古城保护项目,当地政府于今年启动了棚户区改造工作。在政府为一间老房的权属伤透脑筋时,当地一位八旬老翁手持房产证找上门来,力证房子是他原来一个朋友的,并积极协助政府寻找老友的后人。

      原来,早在30年前,房主患病时将该房屋口头赠与给老人,但后者从未想过占有,而是一直代为保管。如今拆迁将至,老人欲将房屋归还给房主后人,并积极寻找他们。

      老翁诚信之举令人钦佩,在当地传为美谈,有关部门称将为其申报“江西好人”称号。

      9月28日,南丰县胜利路直钟巷6号,伴随着“吱……”的一声,81岁高龄的罗会继推开了一扇破旧的木门。眼前是一个不大的院子,堆满了旧纸箱、旧桌子等废弃物,俨然一个废品回收站。

      罗会继环顾四周,目光停住,仿佛发现了什么,径直走向一间屋子,不时有塑料桶、脸盆、木板等杂物挡在脚前。他边将这些杂物捡起来放到一边,边向前挪动着来到木门前。

      门没有锁,罗会继推开门,走进了昏暗的屋里,满目的垃圾杂物映入眼帘,几乎没有站脚的地方。

      多年来,这间窄小的屋子一直是罗会继心中难解的羁绊。

      今年,南丰县启动胜利路片区棚户区改造工程,这间房屋被划入了棚改范围。5月初,得知这一消息后,罗会继着急了,“房子要是拆了,我可怎么交代啊?”

      他叫上67岁的老友刘毛仔,二人步行十多分钟来到盱江边的棚户区项目改造指挥部。

      “直钟巷6号的房产证在我这里。”罗会继向工作人员说。

      这间房屋的征收工作是由南丰县委宣传部负责,当时众人正为找不到屋主而着急。罗会继的到来,让工作人员喜出望外,准备帮其办理拆迁补偿事宜。

      见状,罗会继拿出房产证赶忙解释:“这房子不是我的,是房主拿给我的。”工作人员李小兵看到,房产本上,载明所有权人并非罗会继,这让他有些疑惑。

      “刘甦生和张士英都已经去世了,我是代为管理这个房产证。”罗会继表示,希望棚改指挥部能帮忙找到房主的后人领取拆迁补偿款,或者由其领取拆迁补偿款,待找到房主的后人再转交。

      听罢,李小兵难住了,“这房子年久失修,一直无人居住,走访邻居也了解不到一点信息,我们很难找到房主的后人,又不能草率地将拆迁补偿款给代管人,这可怎么办?”

      坚守了30年的承诺

      看着眼前的房产证,罗会继的回忆被拉回了30年前。

      1987年,刘甦生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,作为老友,罗会继听闻后便买了一些水果和营养品前去看望,与他一同前往的还有司机刘毛仔,此举让刘甦生十分感动。

      原来,早在1957年12月,刘甦生因历史问题被开除工作,此后送到东乡一铜矿接受劳动教养。由于表现良好,他每年都可以请假回南丰。1959年,罗会继调入南丰县人民路储蓄所工作,并拜刘甦生之妻张士英为师从事后勤工作。

      两家人因此结缘,常常走动,感情日益深厚起来。就这样过了8年后,由于长期从事体力劳动,刘甦生身体越来越不好,张士英为了照顾他,主动要求调去东乡工作,这之后便与罗会继断了联系。

      1983年,刘甦生的劳动教养处分被依法撤销,他的公职恢复,但按退职处理,每月发给退职费25元。此时,刘甦生已经60多岁,身体状况欠佳,一切手续都是由罗会继代为处理。

      退职后,刘甦生携家眷离开了东乡,来到南昌市西湖区某街道办,在一家工厂从事工作。罗会继则每月代其领取退职费,待刘甦生偶尔回到南丰县时转交,两家人又渐渐熟络起来。

      这一次探望,令罗会继没有想到的是,躺在病床上的刘甦生突然拿出了一本房产证伸手递给他:“我在南丰还有一间房屋,这个证我现在留着也没有用,给你拿去出租或者卖掉,你留着。”

      房产证载明,所有权人为刘甦生和张士英,坐落于胜利路直钟巷6号,建筑面积10.53平方米。

      这个举动,着实让罗会继吓了一跳,几番推脱不成后,他接过了房产证,“我先帮你保管着。”

      回到南丰县后,罗会继曾试图将房屋出租或转卖,以期帮刘甦生筹措治疗费用,但因为房屋太小,一直无果。不久后,刘甦生和张士英便相继离世了,房产证就一直保留在罗会继手中。

      “刘欢,你在哪儿?”

      听完罗会继的介绍,感慨之下,在场的棚户区指挥部工作人员立即进行情况调查,于7月5日出具了一份调查报告,证实了该说法。

      “当时在医院,我还见到刘甦生夫妻育有一女,叫刘欢,我觉得房产应该转交给她,好了却这桩心事。”罗会继说。

      李小兵说:“真没想到,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人,为好友代管房屋30年,遇到征收完全不为所图,还想着转给后人。”

      “那么刘欢到底在哪里?”李小兵问道。

      “我们很久没见过了,听说她好像在南昌大学教书?”罗会继说,他曾和刘毛仔前往南昌大学寻找,但对方表示没有这个人;之后,他们又多次前往南昌找寻仍一无所获。

      “我听说,刘欢去美国留学,联系不上了。”罗会继有些失望。

      8月1日,棚户区指挥部形成了一份会议纪要,刘甦生夫妻的唯一合法继承人是刘欢,直钟巷6号的拆迁补偿款应为其所有,但由于与其联系未果,决定在刘欢持合法有效证件领取补偿款之前,该笔补偿款将做封存处理。

      此举让罗会继和刘毛仔有些着急,“我们年纪都大了,如果就这样拆迁了,刘欢又找不到怎么办。”

      对此,李小兵表示,此次棚户区改造是为了南丰古城保护项目,主要以保护为主,暂时不会对刘甦生夫妻的房产拆迁。同时,南丰县政府也会发动各方力量试图联系刘欢。罗会继和刘毛仔这才放下了心。

      一个“妻子”打来的电话

      本以为事情就此打住了,山西快乐十分钟:但罗会继没有想到,一通电话又打破了寂静。

      “我是刘甦生的老婆。”9月,一通来自南昌的电话打给了罗会继,对方声称是刘甦生的妻子,要领取拆迁补偿款。

      罗会继纳闷了,“刘甦生的老婆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      这时刘毛仔似乎想起了什么,因为他很早以前曾经去过刘甦生在南昌的住所,当时张士英并不在,而是另一个女人在照顾刘甦生,而且家里还有一个男孩子。

      “难道刘甦生又和别人结婚了?又生了个男孩?”刘毛仔虽心生疑窦,但因涉及他人家事,他也不便多说什么。

      这通电话,让罗会继和刘毛仔对转交房产一事,产生了新的困惑,“如果刘甦生后来真的又结婚了,还生了孩子,那这间房屋到底该怎么分?”

      为确保不出错,罗会继在电话里向对方提出,要求其带着合法有效的证明材料来南丰县,当面确认身份。对方答应了,并表示今年11月就会过来。

      与此同时,刘欢也有了消息。通过多方打听,李小兵从一名留学美国的南丰县居民那里了解到,刘欢早已回国,目前正在南昌居住,待他近期回来就可以帮助找到刘欢。

      对此,棚户区指挥部相关负责人表示,只要拥有合法有效的身份证明,能证实与刘甦生的关系,那么将会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分割拆迁补偿款。

      据了解,房产上的面积加上其他公共面积,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,拆迁补偿可能在10万元左右。

      老人诚信之举传为美谈

      罗会继30年坚守承诺的事迹在当地迅速传开,棚户区项目改造指挥部的工作人员无不对其诚信举动由衷赞叹。

      事实上,谈及此事时,棚户区项目改造指挥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只要罗会继稍有别的想法,他完全有可能自己拿走这笔拆迁补偿款。

      “过去这么多年了,其实房产证在谁手上我们就会认谁,只要房产证持有人能开具房主的死亡证明,再强调房子已经赠与给他,我们也不会深究。”他表示,罗会继坚持将补偿款还给房主后人的行为,让他感动。

      “我很钦佩两位老人的做法。”南昌大学法学院教授彭丁带表示,诚实守信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,是人类社会千百年传承下来的道德传统。在棚户区的拆迁改造中,罗会继不为巨额拆迁款所动,实实在在地实践这种跨越30年的诚信精神,令人动容。

      他还提到,倘若刘甦生确实有另一位“妻子”并育有一子,那么按照法律规定,女儿和儿子都可以按比例继承涉事房产。至于这位“妻子”是否能继承涉事房产,则要看刘甦生是否与其有合法有效的婚姻关系,并视具体情况而定。

      棚户区指挥部相关负责人也慨叹,罗会继对承诺的坚守,考验了人的基本品性,书写出了现代社会所缺失的诚信精神。在社会普遍缺乏诚信的今天,他用实际行为告诉社会什么是诚信,他们启迪和感动了社会大众,将为其申报“江西好人”称号。

      听到这句话,罗会继却有些不高兴了:“这房屋该是谁的就是谁的,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能要。隔这么多年才想起重提这件事,已经很不好意思了,哪里谈得上高尚。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山西快乐十分钟

    上一篇:学生与干部合力勇救落水孩童并捐万元奖金
    下一篇:满屋子都是他的爱

    分享到: 收藏
    北京pk拾单双技巧 春花开自拍偷拍暖 重庆时时彩 天天北京pk10计划软件永久免费版10 真人现金提现诈金花
    云南快乐十分奖金 港龙彩票 最好的足彩外围网站,足彩15121分歧,日本足彩馆网址,足彩让0 游戏玩法,快乐十分开奖号码,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,在家兼职赚钱,爱足球 中彩网彩票
    顶尖高手心水论坛 9188彩票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12开奖号码 千禧北京赛车pk10开奖
    北京pk10春节休市 贵州快3最近出的豹子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视频官网下载 玩秒速时时彩 深圳风采开奖时间几点